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吃!动物古怪自食行为很普遍

  据国外媒体报道,我们许多人都咬过自己的指甲,但在自然界中,有些动物的自食行为远远超过了“咬指甲”的程度。

  自然界是残酷的,残酷得有些不可思议。一些动物会与其他动物展开可怕的缠斗,或者为了饱腹,或者为了繁衍后代,甚至有时只是为了玩耍。动物界的许多物种都具有同类相食的行为,为了生存或取得优势地位,它们会毫不犹豫地吃掉同类。

  然而,还存在着另一种比单纯的同类相食更加极端的行为:有些动物会偶尔吃掉自己身体的某些部分。这种古怪的行为被称为“自食”(autocannibalism)。

  没了一条腿的亚洲黑熊没了一条腿的亚洲黑熊

  有人认为,任何动物都不会有意吃掉自己的身体部分以维持生命,但许多动物会咬断自己的腿或尾巴,以从陷阱或兽夹中逃生。这是真的,并且有许多令人不忍观看的记录。狗、熊和猿猴是最常被发现啃咬自己皮肤、肌肉、肌腱和骨骼的动物,而这么做正是为了咬断被夹住的腿或脚。

  2007年,有人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中部的Tesso Nilo国家公园拍摄到了一只不幸的老虎,它的一只前爪不见了。很显然,它是自己把被捕兽夹夹住的前爪咬断的。尽管看起来很极端,但这些行为对这些动物而言很符合逻辑,失去肢体远比失去生命好得多。不过,有些动物吃掉自己身体部分的原因似乎就没那么符合常理了。

  一种海鞘(学名为Salpa maxima)的幼体,可以看到它的“脊索”一种海鞘(学名为Salpa maxima)的幼体,可以看到它的“脊索”

  一种海鞘(学名为Polycarpa aurata)的成体,已经失去了“脊索”一种海鞘(学名为Polycarpa aurata)的成体,已经失去了“脊索”

  还有人举出了海鞘的例子,表示“海鞘在部分生活史中会吃掉自己的大脑”。海鞘是一类结构较为简单的海洋动物。它们生命初期是以游泳幼体的形式存在,看起来有点像蝌蚪。之后,每只幼体会附着在岩石或其他物体表面,从此不再移动。

  与陆地上的毛毛虫类似,海鞘也会经过蜕变,变得完全不一样的形态。成体海鞘看起来就像是小小的、凹凸不平的袋子,通过滤食周围的海水存活。不同的生活方式意味着,海鞘幼体和成体的内在结构有显著的不同。

  “幼体的身体只有基本的结构,包括沿着背部的非常简单的神经索,有点类似更复杂动物的脊椎,”英国海洋生物协会的约翰·毕绍普( John Bishop)说,“在神经索前方的是一个神经节,又称‘脑泡’,以及用来感知光线和重力的器官,这些器官能帮助海鞘找到称之为家的附着地点。”

  当海鞘长到成体的时候,许多结构就消失了。“一旦附着成功,未成熟的成体就不再需要感觉器官和神经索,甚至尾巴,它会把这些都吸收掉,”毕绍普说,“脑泡会转变成一种脑神经节,只负责帮助固定的成体摄食。”

  这么看来,海鞘的行为并不像听起来的那么血腥——它们并没有多少“吃”或“消化”掉简单大脑的意味。相反,它们是对原先的器官进行了回收利用,转变成其他更有用的器官。然而,还有一些动物却以吃掉自己的尾巴著称。

  这条雄性眼镜王蛇(学名:Ophiophagus hannah)正在吞下一条雌蛇。蛇会不会吞下自己的尾巴呢?这条雄性眼镜王蛇(学名:Ophiophagus hannah)正在吞下一条雌蛇。蛇会不会吞下自己的尾巴呢?

  有人提出,一些捕食其他蛇类的蛇(如眼镜王蛇和滑鼠蛇),有时会将自己的尾巴误认为是其他蛇,从而“吃自己”。有一个希腊词语“ouroboros”,意思是“衔尾蛇”,象征着生和死的永恒轮回。还有人报告称,他养的蛇把自己身体吞了一多半,直到最后窒息而死。

  那么,真的有蛇会蠢到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晚餐吗?

  “大部分的蛇利用感受温度来寻找猎物,因此自己的尾巴很难吸引它们的注意力,”南澳大利亚博物馆的萨利·索思(Sally South)说,“但少数蛇类会利用‘尾部诱饵’(快速地摇动尾巴)来吸引猎物。有些甚至只是在兴奋的时候就会这么做。蛇类的大脑很小,更多的是被动反应而不是积极主动,因此这种动作可能会吸引它们的眼球,并使它们想到‘猎物’。”

  与之类似,史密森尼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詹姆斯·墨菲(James B。 Murphy)曾经看到“一条正在蜕皮的眼镜王蛇开始吃蜕下来的蛇皮——还连在尾巴上。这条蛇继续吞食与蛇皮连着的尾巴,然后是身体,直到有人介入它才停下来”。

热门新闻

最新新闻